第五十五章

推荐阅读:叶君临夏子衿玄学大佬穿成年代小锦鲤真君请息怒摸金:诸位,我真不是尔等祖师爷重生逆袭:大佬她画风不对川爷,太太又在卖惨斗罗:开局孵出银龙王龙庭之主开局从大乘开始陈朽苏秋雨

    顾玉章的到来对顾惟基本没产生影响。

    @

    他小时候和李玉凤生活, 单亲家庭的孩子多多少少会收到一些异样眼光。

    李玉凤名声不好,背后说闲话的人很多,她又爱拿顾惟出气。

    顾惟那时候住在阁楼里, 透过窗户看到别人家的父亲和孩子玩耍的时候,也会产生类似羡慕的情绪。

    他那时候是很想要个父亲的,但总也等不到。

    后来李玉凤离开, 他连母亲也没了, 但有了外婆, 有了嘉木, 有了余叔叔和魏阿姨。

    他就不再需要那个从未见过的父亲了。

    顾惟不在乎顾玉章, 该干什么还是干什么。

    他做了午饭, 给嘉木打电话让他过来吃,然后给胡翠花送饭。

    送完饭回来,就看到楼下多了辆黑色轿车, 车标知名度很高。

    顾惟经过时, 那辆车的后车窗降下,露出顾玉章的脸来。

    他叫住顾惟, 在他看过来时递出一份文件:“你先看完这份文件,我过几天再来找你。”

    顾惟接过,他满意地笑了笑, 升上车窗,示意司机离开。

    顾惟目送那辆车离开,接着上楼。

    他回去的时候嘉木还没来, 顾惟把那份文件放到冰箱顶上,接着去厨房端菜。

    菜刚端出来, 嘉木就到了,他有顾惟家里的钥匙, 进来也不用敲门。

    昨晚喝多了酒,他今天面色不太好,眼皮有点肿。

    “我进来的时候看到一辆幻影,真帅。”嘉木没什么胃口,坐在椅子上畅想:“什么时候我要是能买起这种车就好了。”

    说完又摇头:“算了,我估计没有这一天。”

    顾惟等他说完,端来碗山楂银耳汤,银耳熬煮的软烂,加了一点糖,配着山楂酸甜可口。

    @

    嘉木本来没什么胃口的,喝完一碗汤之后仿佛被激活了,一下吃了两碗饭。

    吃完他站着消食,唉声叹气说中午吃了这么多晚上又得加练。

    “完蛋了,我感觉这个假期过去我的体重绝对很好看。”

    嘉木跟在顾惟屁股后面走到厨房,靠在他肩膀上叹气:“我好惨。”

    顾惟洗碗,尽量减少动作让他靠的更舒服一些,时不时顺着他的话安慰几句。

    嘉木说着说着又打起哈切:“困死了,昨晚没睡好。”

    “那再睡会?”顾惟把碗擦干净,放进柜子里,洗净手,在嘉木肚子上揉了揉:“待会去睡,等食物消化一点。”

    他陪着嘉木说话,嘉木说着说着声音越来越小,靠在他肩膀上打起盹。

    顾惟消声,站在那不动,一手搭在嘉木腰间,一手扶着他的肩膀,以防他滑下去。

    过了一会,他算着时间差不多,轻声喊他:“嘉嘉。”

    嘉木鼻子里哼了一声,额头抵着他的肩膀,换了个不太舒服的姿势:“困。”

    “那我抱你去放假?”

    他没说话,顾惟便蹲下来,一手扶着背,一手托在腘窝处,像抱娃娃一眼把人抱了起来。

    嘉木被他用这种别扭的姿势抱紧房间里,放到床上。

    他确实是困了,躺下蹭了蹭枕头,呼吸就渐渐平稳。

    顾惟看着他的睡脸,轻轻笑了一声,低头在他唇上碰了碰,摊开一条薄毯盖在身上。

    嘉木在睡觉,顾惟闲着没事,把顾玉章给的东西拿出来看。

    顾惟觉得顾玉章第一次来的时候大概想用怀柔攻势,见他不吃这套,便改成金钱攻势了。

    不仅开着幻影,给他的这份资料上也全都在吹嘘他这个父亲的能量,只在末尾一段简单写了他与李玉凤的交往过程,以及怀疑自己和他有亲缘关系的依据。

    顾惟用了二十分钟翻完,然后撕下最后一页,把其他的扔进垃圾桶里。

    ****

    顾玉章等了三天才再次露面,见面就给了他一张卡:“明天就要去学校了是吗?爸爸最近忙,可能没时间去看你,这卡里有一百万,就当是你这学期的零花钱了,要是不够的话再给我打电话。”

    这个逼装得……真是无聊。

    顾惟嗤笑,对他递过来的卡视若无睹:“我爸已经死了,麻烦不要乱认亲戚。”

    顾玉章被他气得胃疼,这个孩子成绩倒是不错,就是性格也太差,一点不懂做人的道理。

    好在他现在年纪不大,带回去掰个几年应该能掰回来,到时候送出国念个MBA,也不至于太差。

    顾玉章把顾惟未来的发展都打算好了,唯一的意外是顾惟压根对他不感冒。

    他因为身体关系,以后都不会有孩子了,顾惟是他最理想的继承人,他就算再气,也得忍着。

    “爸爸知道你心里有气,但出现这种情况也是无奈,如果不是你|妈……”

    顾惟本来不想理他,但这个人着实讨厌。

    他忍了忍,忍无可忍抬起拳头一拳砸在他脸上。

    顾玉章发出杀猪一般的叫声,差点被这一拳打蒙了,缓过来就想去揍回来,但他养尊处优多年,身上的肉都是散的,又怎么是顾惟的对手?一番下来不仅没讨到便宜,还被打的嗷嗷叫。

    顾惟把他揍安分了,才停下来揉了揉手腕,开口道:“我对你的东西不感兴趣,麻烦以后不要来打扰了。”

    大概是被揍怕了,顾玉章之后都没再出现过。

    但他人不出来,恶心人的小动作却没断过,顾惟好几次走在路上发现有人跟踪,报警之后混混们交代说有人给他们钱要求他们去打顾惟。

    顾玉章找顾惟的麻烦,顾惟也没让他好过。

    他是普通学生,而顾玉章的公司是上市企业,任何消息都可能影响股价波动。

    从顾玉章找顾惟麻烦起没多久,他的公司就接连爆出丑闻,其中影响最大的一条,就是董事长顾玉章年轻的时候出轨,被原配的兄弟打成太监的丑闻。

    国人爱八卦,这消息出来在各大网站热搜上挂了一两天。

    顾玉章这次脸都丢尽了,那几天看到他的人视线总往他下面扫,他试着去辩解,那些人面上点头,实际根本没相信。

    顾玉章恨得要死,偏偏这个消息影响的不止是他的个人声誉,还有公司的股价。

    他的公司做的运输生意,这几年本就在走下坡路,这次更是雪上加霜。

    消息出来的第二天,公司股票下跌7%。

    每一秒他的资产都在缩水,不仅如此,公司里其他股东也在闹,要求他辞职以安抚股民。

    顾玉章要气炸了,这个公司本来就是自己创建的,竟然让他辞职?!那些人当初跟狗一样巴着他不放,一有事转身就来咬他了!

    就算顾玉章在家气得跳脚也无济于事,他的八卦还在传,并且越挖越深。

    十几年前的八卦因为时间太久不容易挖,近几年的却不少见,就连他前几年去参加X天盛筵的照片都被挖了出来。

    照片上的顾玉章放浪形骸,身上□□,搂着几个外围女,动作表情猥琐至极。@

    这张照片的冲击力是巨大的,第二天公司股票直接跌停。

    一连两天跌停,顾玉章终于扛不住了,他通过媒体发了个道歉的声明,并且辞去在公司的职位,说希望大众不要继续发散,公司还有很多无辜的人需要工作养家糊口云云。

    他的卖惨有点效果,最起码股票价格算是稳住了,虽然还是在跌,却没有像之前那么厉害。

    风波过后,顾玉章渐渐消失在大众视野中,几个月过后,一条启丰公司股权变动的新闻出炉,并没有得到多少关心。

    嘉木自从顾玉章的消息出来后就一直很关心,后续也一直在追,还托人知道了不少内部消息。

    原来启丰从前年就开始亏本了,为了骗散户的钱所以一直做的假的财报。

    这消息之前瞒得不错,因为顾玉章的事,启丰得到了更多关注,才被人发现。

    顾玉章做的事还有很多,他发家不光彩,之前和黑道一起混过,涉及到了刑事犯罪,恰好碰上扫黑除恶活动,如今已经被批捕,可能会判不少年。

    听到这个消息,嘉木的心彻底放了下来,像是挣脱了束缚,整个人无比轻松。

    心里没压力的他更大的精力用在表演上,去年他们拍的舞剧开始巡演,一共要跑十二场共十一个城市。

    嘉木跟着全国各地的跑,认识许多人,涨了许多见识。他们的舞剧大受好评,还上了一次央视,连春晚的节目组也来接触了,打算拿其中一段改编成节目。

    最后一场巡演在北京,与第一场首尾相呼应。

    嘉木在后台做准备,距离开场半个小时,他最后给顾惟发了条消息,然后关闭手机。

    今天是九月二十九,嘉木的生日,能在十八岁生日这天在国际大剧院演出,也算是一件格外有意义的事情。

    幕布拉开,音乐响起。

    表演了那么多回,光听声音就知道跳到了什么阶段。

    嘉木算准了时间,在鼓声响起的同时走向台前。

    他在舞剧里的戏份不重,角色是个奸臣。

    嘉木把奸臣的倨傲与奸诈表现得淋漓尽致,在观众中受到了不少好评。

    今天的表演也是一样圆满,奸臣被王诛杀,临死之前不甘地看向远方。

    嘉木保持了很久这个姿势,只在灯光按下去时才往观众席右侧瞥了一眼。

    那里的人也在看着他。

    他下场后过了又二十分钟,整场舞剧才结束。

    主演的几人身上的衣服湿透了,像是从水里捞出来一般,一个个气喘吁吁。

    就这样大家也不能休息,整理一下得出去谢场。

    因为是最后一场,现场的观众显得格外热情,不少人专程从外地赶来就为了看他们的表演。

    舞蹈演员们按照角色轻重依次站好,有观众上台给演员献花。

    收到花最多的就是男主角,女主角和男二号也都收了很多花。

    嘉木还没来得及羡慕,就有人要给他送。

    但那位观众走到一半就被人越过了,一个身材高挑的少年径直走来,怀里抱着一捧玫瑰。

    他把玫瑰交到嘉木手上,如同所有献花的观众一样与舞蹈演员拥抱,身体靠过来时,在他耳边轻声呢喃:“生日快乐,男朋友。”

    玫瑰花一共十八只,每一朵都在最完美的盛开状态。

    嘉木看着顾惟走下去的背影,嗅了嗅玫瑰的香味,私下里判定这束花是所以玫瑰中长得最好看的!

    他嘴角忍不住上扬,挤出脸颊旁的酒窝,看着花有些不整齐,便伸手理了下,结果发现了玫瑰花里似乎藏了什么东西。

    嘉木拨开花瓣,取出里面的东西,那是个纸折的小船,船舱里放着一枚银白色的戒指。

    打开纸船,上面有一段手写的字——“十三年前我牵住了你,这辈子都不会放开了。”

    END

本文网址:http://www.118yuedu.com/210282/82375306.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手机阅读页 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