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5章 第195章

推荐阅读:万维科技大明:哥,和尚没前途,咱造反吧三国之成神征途神眼医仙侯府表妹自救手册九个哥哥团宠小甜包快穿逆袭:反派女配你有毒山寨小姑爷王者:开局天花板孙策足坛大魔王

    秦枭不闪不避地站在原地,任由她的手指弹在额头上。www.zhibowenxue.com


    苏璇比他矮了一截,做这个动作时不由贴近过来,倾身抬手时更是几乎撞进他的怀里。


    她的眉梢眼角全是笑意,明亮的黑眸里映着他略显冷漠的脸,然后那张脸上的神情渐渐变成了无奈。


    秦枭低头看着她,“你想象中我小时候的性格是什么样的?”


    “我不是说了吗。”


    后者懒懒地拉长了腔调,“就是被打了会双眼泛红的那种。”


    秦枭:“……那是性格吗。”


    苏璇耸了耸肩,“我开玩笑的,如果一定要说的话,大概是自尊心很强?毕竟你好像有点强迫症,我以为这其中会有些因果关系,但仔细想想,你也不是那种人。”


    秦枭微微挑眉。


    面前的黑发少女沉吟着抱起手臂,“归根结底,你没那么在乎别人的看法,除非是让你很不爽,那大概就直接杀了吧。”


    她歪头想了想,“你的胜负欲其实也不是很强,否则你和米嘉见面之后,早就该打个你死我活了。”


    无论成年版本还是少年版本,骨子里都还是一个人。


    所以即使被按在地上揍也不会感到屈辱。


    苏璇:“你被打的时候满脑子也只想着怎么赢,而不会去过分关注过程是不是让你痛苦,无论肉|体还是精神上的——”


    她说着说着忽然停下了。


    秦枭好整以暇地看着她,绿眸里隐隐有些笑意,“为什么不说了。”


    苏璇白了他一眼。


    苏璇:“好吧,其实我也差不多是这样,不过别想说什么我们是一种人,因为我还是很喜欢赢的。”


    “傻子才愿意输。”


    秦枭停了一下,“而且我没想说我们是一种人,你会喜欢你自己吗?我不知道你会不会,但我肯定不会。”


    苏璇:“……”


    她已经开始习惯对方的日常直球了。


    苏璇:“是一种人不等于是一模一样的人,算了。”


    真是奇怪。


    他们其实分别了很多年,已经远远长于曾经相处的日子。


    然而重逢只有几个小时的时间门,那漫长的离别岁月仿佛就消失了,好像他们前一天还是队友,这一天也并未结束那种相处模式。


    哪怕他改变了许多,她竟然也不觉得陌生,还很快习惯了这种相处模式。


    苏璇不由有些恍惚。


    为什么呢。


    她看似毫无防备地就陷入了沉思状态。


    当然,秦枭很清楚她不需要防备,从各种意义上说。


    一直以来,队友都和他印象里的模样相差不多,若说是有些变化的,也就是神情气质的不同。


    身材长相这些基本上已经固定了,除非她有意更改。


    而她显然对她自己的形象很满意。


    现在,苏璇已经换了一身装扮。


    她头顶戴了一枚高马尾抓夹,蓬松懒卷的黑发垂落在背后,露出光洁的额头,深邃分明的五官沐浴在阳光里,耳下两枚菱面圈环闪闪发亮。


    她穿了一件红白橘格子衬衣和水洗色短裤,衣摆在肋间门系成蝴蝶结,露出一截精瘦有力的细腰。


    这样青春靓丽的打扮仿佛更符合十**岁的年纪。


    秦枭:“……”


    通常情况下他并不会注意这些事,或者准确地说,如果换成别人,他可能连对方是男是女都未必能注意到。


    更别提穿什么了。


    哈兰星主城四季如夏,那边的日常衣服大多是夏装,如果她在那边选的衣服,这一身就很容易理解。


    但他知道她挑衣服不是根据气候而是凭喜好决定。


    秦枭后知后觉地意识到,其实他注意到这些细节,可能也只是因为和她相关,只是因为他会想要去发现记忆她的偏好。


    就像他对她在饮料方面的喜好一样。


    加料,冰量,甜度——她对这些其实没有过于严苛的要求,基本上是来者不拒的状态。


    譬如说她喜欢全糖,但即使给她无糖和半糖,她也不会砸了杯子,还会高高兴兴地继续喝。


    只是总有最喜欢最舒适的范畴,当她自己下单的时候才能发现。


    他看出来并且记住了。


    苏璇很少会让队友为自己买东西,即使这么做了,也不会添加太多的要求,最多说到饮料的种类名字为止。


    剩下的那些细节,她其实是无所谓的状态。


    但他会下意识想要尽善尽美,所以加糖加冰加料等等要求,全都要满足她最喜欢的标准。


    他曾经以为这是自己的强迫症问题,后来发现只因为对象是她而已。


    至于衣服——


    这就不像是食物饮料那么明显。


    当雇佣兵的时候,大多数人都会选那些耐磨防化材料,外套裤子最好都多几个口袋,然后将自己遮得严严实实。


    苏璇那时候也是这样,虽然衣服很多,但换来换去都是相似的颜色款式,少数时候穿常服也会尽量融入环境。


    那就是看气候温度,看大街上的人都穿什么,在这个基础上再进行搭配。


    雇佣兵多是如此,身上背着悬赏的人,哪怕是对自己实力比较自信,但大部分人也不愿意出去吃个饭也被打断。


    除非是自信到能一秒钟解决麻烦,根本不会让敌人近身的。


    她那时候显然是做不到。


    在他们分开之后,她渐渐有机会有实力变得肆无忌惮——


    虽然今天才是正式的见面,但他在旁人的记忆里也见过许多次,直至此刻,秦枭也能确定队友的喜好了。


    如果他有机会给她挑衣服,首先也是去选色彩鲜亮、布料更少的那些吧。


    “?”


    苏璇发呆了一会儿,抬起头来发现秦枭好像也在走神。


    旁边那对夫妻俩先前在窃窃私语,显然妻子已经将面前两个人的身份告诉了丈夫。


    苏璇歪头看过去的时候,正对上男人震惊的眼神。


    苏璇:“我猜你很惊讶吧,先生?”


    然后又笑嘻嘻地加了一句,“你一定没想到,当年那个脾气奇怪、说话难听、一看就孤注生的学员,居然还能像是正常人类一样喜欢什么人。”


    夫妻俩:“…………”


    他们惊恐的眼神在面前两个年轻人之间门转来转去。


    不过,在亲王殿下这句明晃晃的讽刺之后,皇帝陛下似乎并未因此感到愤怒。


    接着夫妻俩想起刚刚两人那亲昵熟稔的互动,意识到这种话对于那两位来说或许是家常便饭了。


    曾经的伊甸公国的国主头衔莫名变成亲王,也引起了一些关注和猜测,如今好像理由就很明白了。


    夫妻俩再次对视一眼。


    教练先生的心情倏地轻松了许多。


    他刚才感到害怕,其实也是因为自己忽然被拽入了谈话之中。


    然而眼下的气氛似乎并不紧张,他甚至也敢开玩笑了,“……而且爱慕对象还是您这样的绝世高手。”


    事实证明这句玩笑相当恰到好处,不但没有让皇帝陛下感到不适。


    他们注意到黑发青年的眼神里还明显多了几分笑意。


    “是吗?”


    那位亲王殿下也挑眉看了过来,“我是绝世高手吗?”


    “从哈兰到桑斯,只用了十几秒时间门?而且您还从没有来过这里?”


    教练先生笑道,“毋庸置疑,而且毫不夸张地说,您是我见过最强的人,殿下。”


    他丝毫不怕这话会让皇帝感到不快。


    毕竟一听到心上人被夸奖,后者脸上的冷漠几乎顷刻间门就融化了,虽然看上去依然是平静的神色,但那种喜悦几乎是藏不住的。


    当然,教练先生说的是真心话。


    因为他并不清楚秦枭用了多长时间门从什么地方过来,也不确定秦枭以前是否来过这颗星球。


    他只知道苏璇的速度快到世所罕见——


    而且空间门能力者的远距离传送,通常都需要在目的地留下印记,使用能力前必须先在远处感应到坐标落点,否则很容易就出事,轻则缺胳膊断腿,重则身躯被撕碎万劫不复。


    然而看上去年纪轻轻的伊甸亲王,在陌生的星系里来去自如,仅仅是这一点,就胜过所有已知的空间门能力强者了。


    “谢谢。”


    黑发姑娘微笑着道谢。


    她听到这样的恭维也没有很高兴,仿佛那是天经地义的事。


    当然。


    像是这种级别的强者,怎么可能不清楚自己有怎样的力量呢。


    “还要继续看吗?”


    秦枭低声问道。


    看他挨打?


    苏璇有些惊讶,“你还能找到其他人吗?”


    秦枭不置可否:“不确定,要找一找试试。”


    苏璇和那夫妻俩告辞,直接回到了伊甸的宫殿里,还顺手将某位皇帝陛下拉了回来。


    他们出现在主殿外的露台上,哈兰主城的热风拂面而来,外面是云雾缭绕的虚空,停泊轮环若隐若现。


    苏璇松开了手。


    事实上她也不是很确定自己为什么要拽着人瞬移。


    不过,以前通常都是秦枭带着她四处传送,如今反过来的感觉也挺舒服的。


    苏璇侧过头,“我忽然觉得你是个矛盾的人。”


    秦枭没反驳,“你身上也有很多矛盾的地方。”


    苏璇白了他一眼,“你看,你好像找不到活着的理由,但你大部分时候还是挺低调的,在我们相处的那段时间门。”


    “不。我找到了。就是我给自己定下的那些目标,在完成那些事之前,在解决那些疑问之前,我还不想招惹麻烦,因为——”


    “那会干扰你完成你的目标。”


    苏璇了然地接话,“你有强迫症,我知道。”


    秦枭想说些什么,却发现自己无话可说,她其实都明白。


    苏璇轻轻叹息,“而你那些目标差不多就是没事找事——说真的,你在乎你的血缘意义上的父母是谁吗?你在乎你养母究竟为什么会在大街上捡到你吗?”


    秦枭没有立刻回答。


    她用的是问句,但其实她已经知道答案了。


    确实是无所谓的。


    或许是因为他的一部分就不属于人类,也或许是因为他的成长过程非同寻常,总之那些会让一般人在乎的东西,譬如血脉来历,对他来说就是几行字而已。


    当街坊邻居的小孩嘲笑他没有父母的时候,他只觉得他们很可悲。


    他们弱小无力,愚蠢短视,他能轻而易举杀死他们,他们既没有强大的力量,也不具备有趣的性格。


    糟糕到不配得到自己的关注。


    就像蝼蚁。


    有人漠视蝼蚁,有人会踩死它们,他恰好是前者,那些人应该感到庆幸。


    当然如果他被激怒到一定程度,也会选择将讨厌的人杀干净,但那就不是几句嘲讽能做到的了。


    毕竟那些无父无母的嘲弄,对于人类来说,或许是尖锐刻薄的、能造成伤害的话语。


    对他来说,他们只是在陈述事实,并且认为这无趣的事实值得被反复强调——这只能证明他们很蠢。


    他就是这样想的。


    所以他发现真相的时候也并没有被触动。


    基因提供者们是军官还是星盗,是英雄还是罪人,好像也没区别。


    恍惚间门,旁边的人又问道:“所以你当雇佣兵也是想给自己找点事做吗?”


    “当我没有目标的时候,我就去看看别人是怎么做的,然后我发现许多人都在追逐钱财名利。”


    秦枭回过神来,“我就想先试试前者。”


    雇佣兵只是赚钱的一种方式罢了,毕竟那时候他是个失去养母的半大孩子,唯有这个职业是没有门槛的。


    或者说他可以直接满足入行条件。


    苏璇有些想笑,“结果你赚了一堆钱却发现不知道该用来做什么?”


    “准确地说我进行了很多尝试,然后我发现我无法从中获得太多乐趣。”


    也是。


    这家伙肯定会想办法的。


    只是这结果不如人意就有点难受了。


    苏璇有点幸灾乐祸,又有点同情,用手肘撞了撞他,“你没有弄几个仿生人玩玩吗?”


    秦枭面色平静,“我几乎尝试了所有需要大笔花费的娱乐,也去过几家知名销金窟——仿生人也算其中一个项目。”


    苏璇好奇地歪了歪头,“怎么,你感觉不爽?还是你没控制好,把它们弄坏了?”


    “根本没到那种程度。”


    秦枭没好气地说,“我看到它们就觉得无趣,我都不想碰它们,也就没有下一步了。”


    苏璇纠结地看着他,“我觉得你只是没体会到乐趣。”


    秦枭低头看了她一眼,绿眸微微暗沉,似乎想说些什么,最后也只是冷哼一声,“我又不是你。”


    他不爽其实只是想到了某个仿生人的原型*,对仿生人本身倒是没什么想法。


    毕竟这是雇佣兵们最常见的寻欢作乐的手段之一。


    苏璇仰头白了他一眼,“在这个世界里,在人类群体当中,我这样的是大多数,性冷淡才是少数。”


    秦枭:“…………我不是性冷淡。”


    “我先说好,我没在讽刺你。”


    苏璇摊开手,“这是我根据你前面亲口说的话,进行分析之后得出来的符合逻辑的结论。”


    秦枭微微挑眉,“所以这是你的理论分析?”


    “嗯。”


    “我觉得这不够准确。”


    苏璇歪了歪头,“啊?”


    “除非——”


    他俩原本是并肩站立。


    秦枭忽然伸出手,轻松地揽住她的腰,直接把她抱起来放到了露台的围栏上。


    身高差瞬间门消弭甚至逆转。


    苏璇还高了些许,得以俯视面前的人。


    背后是雾气渺茫的万丈虚空,看上去没有任何防护措施,然而她看上去也丝毫不慌张,视线只落在后者的脸上。


    秦枭仰起头,一手按在她腿边,一手握住少女劲瘦的腰肢。


    “你付诸行动,亲身实践一下,教我——”


    他凑近过来,长长的睫毛轻颤着上掀,深邃幽绿的眼眸波光粼动,仿佛凝冰融解的寒潭,笑意从瞳孔深处弥漫而出。


    “体会其中的乐趣?”:,,.

本文网址:http://www.118yuedu.com/394049/167009500.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手机阅读页 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