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25

推荐阅读:快穿:疯批女配她又在崩人设了谁还没把剑百亿包租公的枯燥生活万人迷穿成丑女后被团宠了开局逃荒:我靠空间娇养首辅大人我将御兽普及全世界这学姐,也太正常了吧!囊中物天命话事人我和当红爱豆的社内恋爱

    23


    泥土和血液的腥味扑鼻而来,我落入了一个红色的异空间。www.ych009.com


    我跪坐在殷红色的肉上,黏滑的,冰冷的,那上面布满了黑色的纹路,犹如苔藓。肉块在膨胀、收缩,我根本坐不住,不断往下滑。


    我观察四周,这个空间四壁皆为肉块,其中生长着奇奇怪怪的树,树枝茂密,如同筋脉。树枝上挂着零零碎碎的,白色的骷髅。


    这里,会有阿槿所说的“内核”吗?


    根据阿槿和猎人提供的信息,恶鬼应当只有在恢复为鬼身时,它的内核才会被看见。而它现在还没有还原为鬼身,只是在给我展现它的“内部”。


    我大概,暂时找不到内核。


    对于鬼而言,看见它的内部,就是一种了解吗?那我看到了这一切,是否可以安抚它?


    突然,一根树枝动了动,幻化成一条肉红色的蛇!


    它慢悠悠地从我眼前爬过,有手臂那么粗,我从小就怕蛇,吓得魂都快没了。


    而接下来,更可怕的事情发生了。


    那些密密麻麻的树枝都动了起来,骷髅头落下,咕噜咕噜滚来滚去。


    原来那些树枝,都是沉睡的蛇!


    不,那些只是长得和蛇类似的生物……没有眼睛,没有鳞片,如同珊瑚那般聚集在一起,朝我靠近。偶尔,它们会突然“张口”,吐出一团白色的黏液。


    我一阵反胃,往后爬。


    可是它们紧追不舍。


    我大喊:“恶鬼!停下来!”


    没有回应。


    那些生物越发兴奋,它们缠上了我的手腕和脚踝,力量巨大。刹那间,我便离了地,被它们拖了起来!我试图挣扎,完全无效,它们简直就像在狂欢,肆无忌惮地在我身上爬行。


    冷静!


    冷静!


    冷静!


    这些都是幻觉!


    是恶鬼对我进行的精神控制!


    我闭上眼,不断控制自己的恐惧。


    自我暗示似乎真的管用,那些生物真的安静下来了。


    于是我睁开双眼。


    一双近在咫尺的、血红的眼睛,直直地盯着我,空洞又疯狂。


    “怎么样,害怕吗?”恶鬼惬意地问。


    “不……”


    第二个字还没有吐出口,那可怕的生物游到了我的跟前,钻进了我的口腔!


    恶鬼在笑,哈哈大笑,而我快要窒息了,狠命挣扎。


    “你不是想了解我么,那我告诉你,这些触角长在我真身的背后,就像我的手一样。”


    他的“手”总算放过了我,我大口喘息,浑身无力。


    他“温柔”地擦去我嘴角的液体:“怎么样,还想继续了解我么?”


    我努力地点了点头:“就算你……现在……把我杀了,我还是……一样的答案。”


    说完这句话,我越发感到头晕目眩。


    之后,便失去了意识。


    24


    迷迷糊糊地,感觉被人抱着,冰冷。我听到了踩在雪地上的声音,嘎吱嘎吱,接连作响。被放在床上,逐渐温暖了起来。


    我嗅到了香味。瘦肉粥的味道。有人在喂我,有些笨拙。


    我掀开眼皮看,眼皮沉重,朦朦胧胧的。


    我看到阿槿坐在床边,浑身笼罩在阳光下,发和眼都是茶色的。他嘴中抱怨:“怎么就这么笨呢,有这么烫吗?”说完又吹了吹,每个动作都透露出小心翼翼。


    看着这样的他,我实在无暇分辨真假,我拉着他的衣袖呼唤:“阿槿。”


    我的鼻子酸得厉害,可他却生气了,拂袖离开。


    彻底醒来之后,饭碗剩下的粥凉透了。


    一个老太太坐在窗前织毛衣,见我醒了,她笑呵呵地托了托老花眼镜:“醒了啊,感觉还好吗?”


    “感觉挺好的,谢谢您照顾我!”


    老太太道:“今天也是我们有缘,我啊,一大早去采雪莲……不过,雪莲没采到,倒是遇到了你们。你们这些年轻人也真是,怎么爬到这么偏远、这个高的地方来了,这边人烟稀少,要是没人发现你们可怎么办呀,当时看见你,晕倒在你丈夫的怀里,嘴巴都乌了,可把我吓坏了。”


    “他……他不是我的丈夫。”


    老太太一脸“我懂”的笑容:“那就是男友,恋人,对不对?”


    我挠挠头:“这个……”


    “你就跟了他吧,遇到一个对你好的男人,就一定要抓住,不要错过了。你看他,长得又高又俊的,跟个电影明星似的,你晕倒的时候他很慌张呢,刚才还一口一口喂你喝粥,多好呢。”


    我真正的男朋友确实很帅……不过,现在的这位是披着阿槿皮的恶鬼……


    恶鬼,会慌张吗?会喂我喝粥?


    还是说,他又想到了新的……玩/弄我的方法?


    我问:“婆婆,他在哪里呢?”


    *


    我裹着老太太给我的棉袄,在院子里找到了恶鬼,他躺在软椅上晒太阳,旁边的晾衣架上,赫然挂着我的衣服,已经洗干净了。


    “你、你洗了我的衣服?”我一脸不可置信。比起洗我的衣服,他更可能撕了我。


    “你不是还要跟着我吗,浑身脏兮兮的我可受不了。”他理所当然。


    我僵硬地挤出笑容:“你同意让我跟着你了?暂时不会杀我了?”


    “猎物愿意主动被我吃掉,为何要拒绝?哼,带回去再杀。”他回答。


    那就说明我暂时安全了,我松了一口气。


    他意识到了什么,又‘啧’了一声:“我干嘛好好回答你的问题,喂!你笑什么,笑得这么恶心……”


    不好意思,笑容太假,脸僵了。


    我揉了揉脸:“我发现……真正的你很别扭呢,你是不是很希望我来了解你?”


    “呵,我不是你这种人类能了解的。”他不屑,随手指了指院子里的小白兔,“比如你们人类,会吃兔子,你说,兔子可以了解人类吗?”


    我这才发现,小白兔在雪地上蹦蹦跳跳!


    我赶紧冲过去,小心翼翼地摸小白兔。


    小白兔完全不怕人,用红红的眼睛瞅了我一眼,嗅嗅我的手指。


    忍不住把小白兔抱起来,对恶鬼说:“小白兔这么可爱,我才不吃呢。”


    “五香兔头、麻辣兔头,我就不信你不吃。”


    ……这家伙有阿槿的记忆,他当然知道我喜欢吃楼下的兔头……话题好像偏掉了。


    现在我应该说与他相关的话,表达我真的想了解他的良好态度。


    比如,我应该问问:他的名字、爱好、过去、家人、朋友……


    我无比自然地问:“你的意思是,没有人了解过你?那其它鬼呢,比如你的父母?朋友?”


    他闭眼享受阳光:“我生在荒漠,没有父母,没有朋友。”


    “那你有名字吗,我可不想一直叫你恶鬼。”


    “没有名字。不过,有人会叫我‘无面恶鬼’,你可以叫我‘无面’。”


    “无面、无面,不好听。”


    “你还挑三拣四,那继续叫我恶鬼呗,够简单、够威风。”


    好吧,暂时叫无面,不过空了我得帮他想个名字。


    无面坐起来,从我的手中接过白兔,在怀里揉了两下,兔子在他怀里瑟瑟发抖。他评价:“棉棉,你不觉得这兔子跟你有点像吗,感觉都要吓尿了,还不逃。”


    头一次清晰地意识到恶鬼在叫我棉棉,叫得如此亲昵,我又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说着,他有些嫌弃地用大指和食指提起兔子的后颈,其它指头翘得高高的。他凑过去上下嗅了嗅,然后突然,朝兔子的小脑袋张嘴。


    兔子大概吓懵了,耳朵竖起来,一动不动。我看到了他的尖牙。


    好家伙,他现在想吃兔头?


    我吓了一大跳,连忙抢过兔子:“干什么?!”


    他一脸无辜:“就想跟它说‘愚蠢的兔子,你身上有点臭’而已,你急什么?”


    我怀疑他在内涵我。


    我嗅了嗅自己,好像是有点味道了,我去洗了个澡。


    边洗边想,这鬼是真有点可恶,不仅喜欢骗我吓我,还喜欢内涵我。


    他在谈论梅花鹿的时候,说过:“即将杀戮它的手已经抚上了它的脖子,它竟然还会轻蹭我的手心。”


    ——他内涵我是头愚蠢的梅花鹿,都要被杀了还一无所知。


    “水层下面的鳟鱼太多,太饿,视力也不好,饿极的时候,鱼会把尖刀当虫饵,咬上不松口。”


    ——很好,他还说我是条蠢鱼!


    25


    洗完澡,趁着天晴,我和无面把床单和被子洗了晒了,帮老太太打扫了房间。


    老太太做了一桌子好菜,我们围坐在一起吃饭。白花花的米饭,热腾腾的炒菜,简单的蔬菜汤,这样的菜却让我吃出了感动。轰轰烈烈的热情太过短暂,细水流长的简单,才是最大的幸福。我曾以为,我可以每天和阿槿简简单单地在一起,一起拥有最平凡的小幸福,直到死去。


    鸟儿被香味吸引来了,站在窗棂叽叽喳喳。老太太从抽屉里拿出一袋干玉米,喂给鸟儿,鸟儿欢欣雀跃地吃了起来。


    我注意到窗边的桌上,摆放着一面小小的相框,相片里,有一对夫妻和一个小男孩。小男孩笑得阳光灿烂,捧着一朵大大的雪莲。照片里的妻子长发,戴着眼镜,模样和老太太很相似,想必就是她了。


    哇,我还是第一次看见雪莲,确实非常漂亮。又大、又干净圣洁。


    我不禁感叹:“真好看,真想亲眼看看冰霜里的雪莲。”


    “是啊,我儿子从小就喜欢雪莲。”她望着无面,道,“说起来,我要是儿子还在,大概,该跟你差不多大了。”


    她叹了一口气,缓缓坐在桌边:“我啊,曾经有个儿子,聪明、热心、孝顺,大家都很喜欢他。他很喜欢雪莲,但雪莲啊,几年才开一次,还总开在陡峭的地方,确实很难寻到。十几岁,他下山了,去了镇上的学校,后面还考了好大学,交了个漂亮的女朋友,就快要结婚啦。二十几岁他回来的那天,就是为了带我和老伴参加他的婚礼。出发之前,他说,他想去摘雪莲,他女朋友听他描述过家乡的雪莲,非常想要。他希望为她摘上一朵最美的。可是那天,雪崩了,他被埋在雪里,再也没有回来。”


    无面听完老太太的这段话,连眉头都没皱一下。不过也是,他就是没有感情的恶鬼,怎么可能理解失去至亲的痛苦。


    我为老太太添饭,问:“那之后,就您一个人……”


    “一开始,老伴还陪着我,可是他也走了。但是,我并不伤心,你们知道那个传说吗?”


    “传说?”


    “在这里死去的、纯净的魂魄会前往‘乐园’,每周日晚上都会有庆典。我相信,我的老伴和儿子一定在‘乐园’相遇了,他们一定过得很快乐。我一直希望帮我儿子实现他的愿望,去帮他摘一朵睡莲,放在他的坟前,这样也算是了却了他的心愿了,让他好好轮回……可惜了,我一身老骨头了,实在是走不动,这么多年,连雪莲的影子都没看到。”


    雪莲一般七月开花,而现在是二月,找不到雪莲是正常的。我在心中叹息一声。


    不过,她提到的乐园,很有意思。


    阿槿也提到过乐园。


    而那个乐园,不会就是我一开始追逐无面去的地方吧,那天,确实听到了庆典的音乐、又是舞龙又是放孔明灯的……


    如果传说是真的,难道那一天,镇上所有的人,都是魂魄吗?


    *


    我们告别了老太太,继续旅程,才走了十分钟,无面一直说饿。也对,在老太太家他几乎没吃。他去狩猎了。


    他回来,一副满足的样子。我便问他关于庆典的事。


    无面挑眉:“晚上庆典,白天空无一人,你现在才发现他们都是鬼魂?”


    “那、那位老板娘呢?是鬼?”


    “老板娘都活了两百年了。”


    “那,刚才那位老太太呢?”


    “你觉得呢?”


    我想了想:“应该是人,如果是鬼的话,会去乐园寻找儿子和丈夫吧。”


    “没错,她是人,是渴望去乐园的人。”


    我突然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渴望去乐园的人,也就是,求死之人。


    他曾经说过:“在所有猎物里,我对求死的猎物尤其感兴趣,无论他们多么渴望死亡,在濒死的那一刻依然会本能地反抗、挣扎、求饶,真是矛盾啊。”


    我扯下他的领口,质问:“你刚才的猎物是谁?”


    他嗤笑一声:“我有义务告诉你么?”


    天哪,我怎么会忘记,我身边的是个吃人的恶鬼!我几乎看到了老太太恐惧、挣扎、求饶的模样!


    我不能接受。


    我大步往老太太的家跑。


    雪很滑,好几次差点摔倒,但我顾不上了。


    终于到了门口,大门敞开着。


    我的心脏快跳出胸腔。


    客厅里没有人,卧室里没有人……


    我呼唤,没人应答。


    完了。


    完了。


    我跑到院子,小兔子们吓了一跳。


    终于,我在院子角落找到了老太太。


    她跪在一块小小的墓碑跟前,热泪盈眶。


    她的面前,躺着一大片新鲜的、晶莹的雪莲。

本文网址:http://www.118yuedu.com/419013/166100210.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手机阅读页 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