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50

推荐阅读:狂神刑天开局拍卖荒古圣体我的女友是经纪人喜宴相逢武道天下莽撞我的档案可以很厚穿越后在星际养灵植重生80医世风华全能学霸我靠日化亏成首富

    50


    日出,仿佛在看一个新生的孩子,世界以美好的祝福迎接着他,一切都是崭新的,都充满着希望。www.jingyueshu.com日落,却是在看一个鲜活的、美丽的生命快速褪色、快速衰老,如同观赏一只黄泉的天鹅,看它飞到天际,展现了最后一刹那的美后,消失在地平线。当夜幕彻底降临,世界变成一片冷色时,心中充斥着莫名的遗憾。


    我不由自主地感叹:“感觉人的一生就是这样,小时候呢,觉得自己特别特别厉害,就连地球都是围绕着自己转的,所有人都疼我、爱我,舍不得我哭,我就是童话里的公主。可长大了,开始发现自己没那么美,也没那么惹人喜欢,爸爸离开我了,妈妈也不关心我,世界好像并不是围着我转的,就算我离开这个世界,也不会带来任何改变。”


    突然说上这一席话,我自己都有些吃惊。不过这些是真话。我不是个乐观的人,我很消极,阿槿离开后,我更是消极得无法自控。有一阵子,我每天都在想,如果我死了,这个世界会怎么样。


    比如,如果去一个人迹罕至的地方悄悄死去,结果是,不会有什么改变。我死后大概两三个月吧,会被房东发现。那之后,我妈会知道,有点吃惊,与亲戚们相互交流我的死讯。再之后,人生翻篇。毕竟,她早就有了新家庭。


    这么想着,再一次,感觉到了熟悉的窒息感。


    “可是你不是为别人而活,而是为你自己。”千山缓缓道,“你的价值不由其他人评判。不关心你的人,让你心情不好的人,远离就对了,靠近重视你的,比如我。”


    他的声音含笑,递给了我一枝金色的迎春花——藤蔓上大概有七八朵,个个小巧玲珑,晶莹可爱。


    “迎春花不惧寒冷,在海拔两千米的山脉依然绽放,我觉得你就像这花一样,虽然有些天真有些傻气,有点过于重视外界的想法,好在你胆子特别大,一个人大半夜走在森林里,遇到狼也不跑,看到我的真身也没吓尿,为了目的坚持不懈……你的生命力活似你们人界的小强。”


    “你是在表扬我吗?”听着好像在表扬我,又像在损我。


    “对呀,而且……”他停顿了片刻,轻轻捏了一下我的手心:“你要是离开了,至少我会非、常难过。”


    心中某处柔软被他挠了一下,窒息感在消失。


    微风吹过,我嗅到了一股沁人心脾的芳香。这才发现,周围的花竟然盛开了,近处有大片金色的迎春花,再远,有成片的、洁白的梨花和淡粉色的野樱花。


    他得意地看着我:“心情是不是好些了?”


    何止好些了,感觉完全好了,闻着这样的香味感觉浑身都充满着力量。在千山体内的阿槿可以感受到这些吗?真想让他也看看。


    “你干的?”我问。


    “本来这几天就要开了,我只是为了某人加快了开花进程而已。”


    一直在四季冰封的雪山山巅,所以我一直没有意识到,原来,外界的春天就快到了呀。


    *


    夜晚,我们乘坐工具蛇回程。头顶上是数不清的星星,连绵的雪山之中,生命之脉静静流淌着。生命之脉泛着淡淡的荧光,穿过大山的沟壑,环绕广袤的丛林,我知道,它将流入大山的内部,默默哺育魂之树。精灵正在四季如春的地带跳舞。


    回到巢穴,我瘫在藤椅上休息,手铐动了动,千山催促我:“去洗澡。”


    我们已经完成了协议一,顺带完成协议三是很合理的。可是我意识到了问题……


    “不急,还是明天手铐解开了以后再去吧,我右手又动不了,多不方便。”我提议。


    千山:“你不方便,才有趣。”


    “明天吧明天吧……”


    “你就这么害羞吗?”


    “你不要老是看我!”只想想着上次他用视线度量尺寸就尴尬。


    “关灯总行了吧?”


    *


    浴室里没有灯,莲花灯精灵被他关在了门外。整个空间是湿热的、漆黑的,只能听见千山的脚步声和汩汩流水声。


    黑暗确实比较好,至少脫衣的时候没那么尴尬了。只是手铐在一起,右边袖子脫不下来。正在我想着如何脫掉之时,千山简单粗暴地撕掉了它,非常坦然地说:衣服多的是,不差这一件。


    步入温热的池水,我下意识蹲进水中,只想缩到角落,而他抬手,让我只能待在他的面前,动弹不得。柔软的湿滑之物如同游鱼穿过我的腿间,掠过我光躶的皮肤,让我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当眼睛适应了黑暗,我看到了他身上的荧光,更不可思议的是,水中的觸手竟发出幽幽磷光,如同从坟地里爬出来的幽灵,那磷光在其内部缭绕,似乎可以看到攀爬在其上的、紫黑的筋脉。它们在水中十分欢腾,几乎包裹了我,顺着我的背脊爬上,我连忙躲开。


    “躲什么?”千山在我耳边说话,“傻瓜,你越躲,我越想欺负你。”


    一条觸手缠上我的脖子,面对我,顶端盛开出一朵蓝紫色的花,我分明看到了它的舌和牙,带着淡淡荧光的白色黏液被它吐到我的下颌上,顺着脖颈流下,达成目的后它灵活地溜走了。


    “它、它在做什么?”我吓了一跳。


    “沐浴露。”千山将黏液抹开,浓烈的味道扑鼻而来,带着腥味和诡异的甜香,“据说,人类的女子要是用它沐浴,皮肤会变得更加白皙、光滑,身上会带有奇妙的香气,就不想试试吗?”


    “不——”


    还没说完,便感觉到了他湿冷的舌。他婖着我下颌上的黏液,从温柔到急切,将那粘稠的物质抹开。他按压着我的身体,利爪顺着我的后颈往下,用掌心摩挲、涂抹,反复刺激我后腰的皮肤,我只能向前逃,直到贴上他。


    看似在清洗,实际上,他在用那白液在我的皮肤上涂画。他想用它覆盖我的味道。他的毒让我无法抗拒,只感到那种莫名的香气已经彻底覆盖了腥味,那香味从我的鼻腔、口腔、皮肤钻入我的五脏六腑。


    也不知过了多久,我大口大口地呼吸着。他附身,在雾气中嗅闻我的味道,很是满意:“你的身上,尽是我的味道。”


    这个发现让他兴奋,似乎触发了他猎食的本能,他的口顺着液体滑落的轨迹缓缓往下,直到咬住了我的喉咙——这个动作瞬间惊醒了我,我能感觉到他锋利的牙——本能的恐惧让我浑身战栗,我知道他的一个不小心就会让我头身分家,我竟能听到自己的牙齿因为害怕相互碰撞的咯咯响……


    “啊……千山……别……”我唤他。


    接着,我听到了他的闷笑。


    “害怕?”他抵着我的喉咙问。


    “……羚羊……羚羊被狮子咬住脖子,你觉得会不会害怕?”


    他温柔地建议:“那你可以求我,让我温柔一点。”


    我气得捶他,可是左手捶上去,不仅对他不能造成任何伤害,还弄疼了我的手。


    他吻上我的手背,婖上我的手心:“棉棉不愿意求我呢,我有点生气了。”


    刚说完,他冰冷的蛇尾便缠住了我。


    “哗——”


    我直接被他拉入了水底!


    浅浅的池水不知为何变得极深!


    耳边轰隆轰隆响着,气泡从我的嘴角滑出。


    我在水中,只能看见他黑色的身影——


    龙角、觸手、蛇尾、庞大、惊悚、不可思议——


    他像是令万物畏惧的水中邪神。


    邪神的蛇尾缠住了我的腰,让快要窒息的我靠近他。


    直到紧紧地、无法抗拒地被他拥抱着。


    他低沉的、喑哑的声音直接透过头颅,钻进我的脑海:


    “求我。”:,,.

本文网址:http://www.118yuedu.com/419013/166992816.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手机阅读页 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