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61

推荐阅读:开局逃荒:我靠空间娇养首辅大人我将御兽普及全世界这学姐,也太正常了吧!囊中物天命话事人我和当红爱豆的社内恋爱重生影后有点刚穿越古代去逃荒随身带着时空门四合院模拟器:我看谁敢坑我女神的随身仙尊

    61


    那一夜,千山背着我去茂密的森林深处,大片野樱在此处盛开,潺潺小溪边更是有着簇簇水仙,散发着馥郁的香味。m.youminggu.com那本是无人之地,千山的气息扩散开来,就连野兽昆虫也不敢靠近。他以奇花异草的榻,将我折腾得神志不清。他的皮肤上,覆盖着一层薄薄的汗液,在皎洁的月光中发出淡淡的荧光。在他动作的时候,那些汗水汇集成溪流,坠落在我的脸上、身上,有着甘甜的香味。


    半睡半醒中,他带我坐上白蛇,回巢。他覆在我身后,颠簸的刺激惊醒了我。回巢后,还没睡多久,又被他揉入怀中。他像大海,而我似小船。大海时而浅浅地漾起涟漪,海浪轻缓地拍击着船身;时而掀起惊涛骇浪,那巨浪似乎要将小船吞吃入腹,此时,便只能随着浪潮起伏,或扶摇直上,或急转直下。


    他遍布我全身的毒麻痹了我的神经,控制了我的躯壳。不知不觉,我已坐在他身上,搂着他的脖子,喊着他的名字。渴望他似乎已被写入了我的本能。


    那之后,时而醒,时而睡。时而在白天,时而在黑夜。无论是现实还是梦境,只要我们的视线撞在一起,我们的身体就会拼命地缠在一起。卧室、浴室、厨房、书房、地下室……我们似乎已经合为一体。声音沙哑得无法说话,当然,协议九也早就完成了。早就忘记了什么协议。


    这样的生活,维持了整整三天——就连我自己也难以置信。我并不是个重慾之人,但是原来我也会完全沉浸于慾望,几乎到了无法自拔的地步。


    这样毫无节制的生活被一个现象打破了:4月7日清晨,我开始犯恶心。


    千山贴在我的腹部倾听了片刻,微笑着仰头看我,点了点头。


    我怀上了。


    这一刻实在是心情复杂。


    我是开心的,好奇的,兴奋的,不仅因为我完成了所有协议,而且……这是一段崭新的经历,我有些难以想象腹中竟然有了新的生命,而且……这是千山的孩子!


    我又有些害怕,毕竟这个孩子是人类和鬼神的混血,他是否可以顺利成长,到底会长成什么样子……所有的一切都是未知数。


    千山看起来心情很不错,他将长发绑起来,做了丰盛的早餐,坐在我的对面把牛排切好,再推到我的跟前。他只是象征性地吃了几口,便目不转睛地望着我吃饭的模样。他的嘴唇还十分殷红,下颌和脖颈都还留着我的牙印。他明明可以马上去除所有痕迹,但他总是说,他希望那些痕迹再留得更久一些。


    直到此时,我才想起有一个问题早就该问他了。我便问道:“千山,你为什么一直想要一个孩子?”


    千山垂下睫毛:“其实我根本就不想要。孩子只会转移你的注意力,我的情敌已经够多了。”


    他喂给我一颗新鲜的草莓,看着我疑惑的表情,倏然笑道:“还真是,我说什么,你信什么,开个玩笑而已。我作为山主,无法离开雪山,便想要一个普通的孩子,去外面走走,到处看看。也算了了我的心愿吧。”


    我蹙眉:“你能卸任山主之位吗——山主地位非常高,责任也相当重,如果哪一天你真的想出去走走了,能不能把这个位置传给别人呢?”


    他咬上一颗草莓,殷红的汁液沾湿了他的唇:“我才继任了三百年,无法卸任的。除非我死去,大山才会重新筛选山主,到时会开展残酷的比赛,跟三百年前一样。啊,我的事情这般无趣,别说我了,说说你吧。棉棉,你愿意生下这个孩子吗?我的意思是,如果你不愿意,现在我就杀死他。”


    那时,我并不知道,他早已杀死了数个孩子,趁我熟睡之时。


    我只感觉莫名其妙:“我愿意啊!我不太懂你的意思,好不容易才怀上的,是你想要的孩子,为什么还要提这么残忍的事!”


    他道:“我担心你不喜欢,毕竟我不是吴成槿。”


    他很久没有提到这个名字了,我有种不好的预感。


    “……这种事我当然知道。”


    “你愿意留着孩子,我十分感激。”他慢悠悠地说着,“我想你应该会担心他长大的模样,放心,他不会长成鬼怪的面孔,他会长得像吴成槿。”


    他的话让我的血液冰冷:“你什么意思?”


    “孩子要是长得千奇百怪,会被欺负的,你说是不是?”


    “你的孩子,为什么要长得像吴成槿?”


    “因为你爱他啊。”他说得理所当然。


    “可是现在我——”


    他盯着我,有些好笑地问:“棉棉,难道你现在想说,你爱的人是我?你自己信吗?”


    他停顿片刻,轻轻吻了吻我的额头:“我们不要再说这些了好不好,我今天也为你采了很多很多花,还有很多想和你一起听的音乐,很多想和你一起做的事……”


    房间里铺满了娇艳欲滴的花朵,房间里播放着悠扬的古典乐,他制作的服饰、新奇的小玩意儿摆放在沙发上,我知道他确实有很多想跟我一起做的事,可是直觉告诉我,不可以继续拖下去,我需要明确告诉他——


    所以我搂着他的脖子,对他说:“千山,一开始我确实对你没有男女之情,我只想要你的内核,所以我和你签订了协议。可是现在,无论我的身还是心都对你有感觉,我非常喜欢你,虽然我还不知道这是不是爱,可是请你相信我,我很重视你,我也很高兴有了你的孩子。”


    我完全是在发自肺腑地说这番话,我想将我的感情传达给他,希望他相信我。


    他的脸庞近在咫尺,神色有些迷离。


    过了片刻,他才像惊醒了那般,喃喃道:“对,内核,内核。棉棉,我们去拿吧。”


    他拨开锁骨中央的逆鳞,将我拉入他的体内。


    他的身体之中正在经历惊涛骇浪,那些枯树摇摇欲坠。他带我平稳地步入蓝色眼睛,一步一步踏上台阶,在华丽的圣乐之中走向高坛。


    唱诗班空灵的嗓音似乎在讲述着一个寂寞的神话故事,从故事的开端,到发展,到高謿……层层叠叠的音乐从四面八方涌入我的脑海,此起彼伏。眼前的一切都在轻微地扭曲着,都显得那么虚无,那么荒诞。


    他停了下来,那颗璀璨无比的红色宝石照亮了他的脸庞,眼前的他如同用精妙的小笔触绘制的油画。他转头看我,朝我招了招手:“棉棉,过来。”


    一步一步,我来到他的跟前,却感到步履沉重,胸腔窒闷。


    总有什么声音,在我的体内嘶吼着、叫嚣着。


    可是我听不清。


    明明拿到内核本来就是我的目的。


    明明他告诉过我,就算取走内核也并无大碍。


    我拉着他的衣袖:“千山……要不还是算了……”


    我讨厌这里,我们先回去,先去听他喜欢的那些音乐,先去看他采的那些花……


    而他已经捧起了那颗璀璨的宝石。


    奇异的压力,卷起了他的发,露出了他光洁的额头和疯狂的眉眼。


    宝石那般猩红,犹如一颗新鲜的心脏,在他的掌心腾跳着。


    他痴迷地观赏着它,接着,轻轻吹了一口气,腾跳的内核变成了一枚红宝石戒指。


    他抬起我的左手,不容抗拒地,将戒指套入我的左手无名指。


    他微微歪头,喃喃道:“你说……现在的我,像不像在跟你求婚?”


    说完,他便开始哈哈大笑。


    他像是想到了天大的笑话,根本无法自控。那笑声或高或低、此起彼伏,他肩膀抖得厉害,都有些站不稳了。


    他抓着自己的发,那笑声的尾音带着闷哼和战栗,像在笑,又像在哭。


    与此同时,这个异空间正在剧烈抖动,碎屑从墙壁上剥落,如同碎雪,从天而降。


    我吓坏了,我意识到他所说的“失去内核并无大碍”绝对是骗我的!


    我想取下戒指,将内核放回远处,却发现如何都取不下来。我直接将戴着戒指的手放回原处,也无济于事。


    “千山、千山!”我企图摇醒他。


    他终于看我了,透过凌乱的、惨白的发。脸上的疯狂已经消失,剩下的只是阴郁和倦怠。


    他的唇边已经有了一抹鲜艳的红。


    他用冰冷的手指轻轻抚摸着我的脸颊,指尖从脸滑到脖子,道:“你说,你非常喜欢我,对我有感觉,不知道这是不是爱,那我告诉你。你只是把欲混淆成了爱,因为你中了我的毒,你从都到尾都没爱过我。”


    他的话语让我的手脚冰凉,所以,他从头到尾,笃定我不可能爱上他,然后和我完成了所有协议,无论我多么心动,对他说出多少告白,无论我们多么亲密,他都从未信过。


    慾望本是爱的一种表达,可是我确实无法证明,我对他的感情是否受到了毒的影响。


    泪水模糊了眼睛,心脏刺痛得厉害,我到底该如何让他相信我?


    此刻根本就没有犹豫的时间,越犹豫,败得越惨烈。


    我抓住他,拼命告诉他:“你不是我,你不能代替我说话!我对你不仅仅只是欲,我天天想着你!梦见你!希望你好!希望和你在一起!我想我是爱你的!”


    我几乎是拼尽全力喊出这段告白,可是,他眼中的阴鸷没有减少丝毫。


    “你说,爱我?”他阴郁地反问,咳出一口血。


    然后继续笑了起来,这次笑得比较轻缓:“人类啊,你三番五次地骗我……你觉得我还会相信你么?”


    我的心在坠落、坠落。


    是我的错,我三番五次地骗他、伤害他,每次我都以为轻易地将他哄好了,其实从未好过。他太纯粹了,被我伤害得千疮百孔,现在,便是收获恶果之时——他再也不相信我了!


    我的身体被缠住,这一次,不是拉向他,而是在被他推开。我还是太弱了,无论如何挣扎,都无法脱身。他似乎在承受莫大的痛苦,顺着高坛缓缓滑坐在猩红的地毯上。我多么想冲上去,可是我做不到。


    我毫无办法,只能用骂来激他:“你说得没错,我就是个虚伪的骗子,你把内核给我这个骗子做什么?!你以为这样我就会感谢你么?我告诉你,拿走了它,我根本不会管你的死活!”


    他平静地喘息着,擦了擦唇角的血:“之后会怎样,不用你来提醒我。”


    “千山!!!!”我真的疯了!到底该怎么办,我告白他不信,我骂他也毫无作用。


    我几乎是边哭边说:“我真的错了……我不知道给你造成了这么大的伤害,现在你完全不信我了,到底该怎么做你才会信我……你的内核我不要了……求求你拿回去……不要吓我好不好!”


    他望着我,眼中的焦距在慢慢消失。他已经完全听不进我的话,只是缓缓地诉说他脑海中徘徊许久的决定:“堂棉,你说过,如果再重来一次的话,你想救你的心上人吴成槿……那好吧,我给你一次重来的机会。”


    显然,我与丁丁的对话,他听见了。


    “你本来……就是被我窃取的果实,现在我把你归还给他。”他的衣襟已经被血染红,声音虚弱,“被弹出这个空间后,我会将他吐出,鬼怪们会保护你们……送你们回到过去……用你的力量,救他吧……如果……还来得及的话。”


    我已经崩溃:“回到过去……你的孩子也就没了,你不在乎吗?!”


    他冷笑一声:“我从来就没在乎过孩子。”


    我感觉到压力的改变,快要被弹出这个空间了!


    我大吼:“那你呢???”


    在被弹出那个空间之前,我听到了他倦怠的、冷漠的回应:“我?我只是一个恶鬼,将会被你忘记的梦魇……会怎样,跟你又有何干呢?”:,,.

本文网址:http://www.118yuedu.com/419013/168318278.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手机阅读页 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